大学生、社会人与练习生 初代街舞舞者的江湖庙堂路

时间:2018-05-13 来源:麒麟娱乐网

  在城市迪厅文化兴起的同时,那些形形色色的社会人,与八九十年代的“天子骄子”大学生,以及受韩流、港台风潮影响的初代国产练习生,逐渐成长为中国街舞的初代职业舞者。至今,他们仍是街舞圈最有话语权的一群人。

  “妈,有人敲门。”

  “你不要管。”

  十点,灯关了,外面仍传来敲门声。小学五年级的阿牙觉得很奇怪。第二天,他问妈妈为什么不管,妈妈说,他们要抓你的爸爸。

  九十年代的潮汕地区,因其码头地理与宗族文化的特殊性,滋生出了制毒、赌博、走私等违法犯罪行为,少年时代的阿牙就已经知道什么是地下秩序,“每天睡醒了,楼下一帮大哥、烂仔在那里赌博,不跟那一帮人站在一起,我感觉今天就特别不舒服。”阿牙不爱学习,总是打架,有一次还把班长的手打折了。那次打击走私的行动,连同阿牙的爸爸在内,近十个亲戚被抓走。

  那个暑假,他走进了一家迪斯科舞厅。九十年代的自由空气与外来文化,碰撞出了城市迪厅文化的高潮,每个人都享受着单纯的快乐,一人一罐可乐,几个人一个圈共舞,就是一个晚上。

  全场最小的阿牙,钻进去一个圈,又换到下一个圈,最后转到了DJ台。

  他上前问,怎样才能找到这些音乐?于是,DJ给了他一个地址。那是一个仓库,门一打开,CD全部像山洪一样溢了出来,阿牙整个人往里面钻。这些CD是从美国走私过来的,海关扣下来之后,没有完全销毁,只是打了口,就丢到了一边。这些打口碟被当做废品倒卖出来,以20块一斤的价格出售,之后它们会出现在街边的音像店,10块钱五张。这些音像制品,成为阿牙最初的街舞学习材料。

  从家道中落的汕头少年,到为中国街舞立下汗马功劳的世界冠军,阿牙的人生轨迹,就这样被街舞改变了。

  少年时代的一天,阿牙去拜访一个从吉林移居汕头的DJ。走进他家大门,阿牙的眼前赫然贴着一张中国地图,广州、上海、北京、成都、武汉、郑州等城市都做了标注,每个标注上写着一个人名,那是当地的DJ。

  这些城市几乎与此后的街舞重镇完全重合。

  在城市迪厅文化兴起的同时,那些形形色色的社会人,与八九十年代的“天子骄子”大学生,以及受韩流、港台风潮影响的初代国产练习生,逐渐成长为中国街舞的初代职业舞者。至今,他们仍是街舞圈最有话语权的一群人。在流行文化里,他们被称作OG。

  蛮荒年代:饥饿的肖杰

  

《热血街舞团》肖杰形象宣传图(图片来自官方微博)

 

  《热血街舞团》肖杰形象宣传图(图片来自官方微博)

  “我的位置你也敢坐?”在《热血街舞团》队内排位战里,肖杰的狂,展露无遗。尽管在最新一期中,肖杰已在宋茜的眼泪当中淘汰,但等待着他的,除了与平时一样忙碌的比赛行程之外,还有数个商业广告。

  《霹雳舞》、孙红雷与蹦迪热

  1987年,美国电影《霹雳舞》引进中国,掀起霹雳舞潮流,大街小巷都能看到提着卡带录音机的青年舞者。第二年,全国霹雳舞大赛相继在西安、重庆举办。

  1989年初,中国舞蹈家协会联合黑龙江舞蹈协会,把全国多位霹雳舞获奖者组建成中国霹雳舞明星团,经过两个月集训,明星团在全国巡演一年半,每个舞者都挣了好几千。但全国巡演结束后,重庆霹雳舞大赛的第三名孙红雷选择了去中戏上学,第二名孙琪回到了上海,逐渐远离了舞台,第一名陈立江回到了重庆创业。

  

孙红雷早年表演街舞(图片来自网络)

 

  孙红雷早年表演街舞(图片来自网络)

  在街舞商业化动力不足的年代,舞者纷纷因没有职业化土壤而转行,然而,这代人为中国街舞点燃了火种。

 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,迪厅文化在城市形成热潮。

  在上海,蹦迪是一张四块钱的茶叶票;在广州,蹦迪是一瓶三块钱的可乐;在郑州,蹦迪是一种叫“喝晚茶”的项目,年轻人拿一瓶啤酒就可以玩一个晚上。

  

80年代,美国电影《霹雳舞》剧照

 

  80年代,美国电影《霹雳舞》剧照

  国产练习生

  1998年,13岁的四川内江小伙肖杰开始接触街舞。

  上世纪九十年代,韩国电视剧《嫉妒》、《爱情是什么》在央视热播,随后“HOT”等韩国流行组合在中国传播开来,他们的影碟成为了肖杰的老师。

  2003年,肖杰到了读中专的年纪,他的妈妈决定把他送到北京专门学习。

  “我那会儿是想当明星的。”肖杰回忆。

  二十一世纪初期,受地缘等因素影响,外来文化对几大城市形成一定影响力。

  上海受日本影响深。

  1996年年底,上海龙舞蹈的创始人汪瀚就已经接触到日本舞者,并把在日本举办了四年的dance delight 引进了中国,影响了几代人。

友情链接: 麒麟彩票网 麒麟娱乐网 麒麟平台注册

© Copyright 2013 麒麟娱乐网 粤ICP备10235250号-7 网站地图 百度地图